2018年02月18日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港評網 首页 本港 查看内容

刘兆佳:全力推动港人正确理解“一国两制”

tom 2018-1-15 10:30

文 | 刘兆佳  一直以来,香港存在着两套对“一国两制”的诠释。一套是中央的诠释,起源于邓小平的“一国两制”理论,以国家利益为优先,强调维护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和保障香港特区高度自治权的有机结合。另一套则是 ...

文 | 刘兆佳

  一直以来,香港存在着两套对“一国两制”的诠释。一套是中央的诠释,起源于邓小平的“一国两制”理论,以国家利益为优先,强调维护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和保障香港特区高度自治权的有机结合。另一套则是香港的反对势力和部分法律界精英的诠释,把香港视为“独立政治实体”,从香港本位出发,口头上承认但实质上质疑或不承认中央的权力。显然,后者对“一国两制”的诠释是不正确的。

  中央与爱国力量的正确诠释

  然而,在香港回归后的大部分时间内,基于种种原因,不正确的诠释在香港广泛流传,对不少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产生了负面的影响,也为“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全面和准确贯彻造成了严重障碍。由于这个不正确诠释的存在,每当中央依法行使权力,比如人大释法时,反对势力和一些法律界精英便很容易以中央破坏高度自治和损害香港的法治为由,挑起港人与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的对抗,并藉此增加自己的政治资本。

  不过,从过去几年开始,让“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出现波折的情况正在逐渐得到纠正。究其原因,是因为中央主动,爱国力量积极配合,正确的“一国两制”诠释在香港得到广泛传播。一方面,国家领导人、中央官员和内地专家学者大力度地宣讲正确的“一国两制”观点,并不时引述邓小平的言论,以证明中央“一以贯之”落实“一国两制”方针政策,所以不存在中央改变对港政策的情况。

  首先,2014年6月发表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至为重要。第二,在中央清晰表明其在重大问题上的立场后,香港的爱国力量便“有规可循”,敢于积极参与到推广正确的“一国两制”诠释的行动之中,从而与中央形成“合力”。第三,中央和爱国力量改变了过去对“一国两制”的不正确诠释的态度,对不正确的诠释严厉驳斥,让香港人不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到不正确诠释的影响。第四,香港的主流媒体出于追求有价值的新闻的动机,愿意大幅报道来自中央和重量级爱国人士的言论,从而让那些正确的“一国两制”诠释为更多香港人所认识。

  对正确的“一国两制”诠释,港人多了接触的机会,因此对中央依法行使权力多了一份理解,对反对派和部分法律界精英的立场多了一份怀疑。以此之故,过去几次由重大事件而引发的对“一国两制”的正确与不正确的政治争议,尤其是对中央在“一国两制”下享有的全面管治权和特区的高度自治权问题,不正确的诠释都不能像过去那样取得明显优势。相当多的港人能够从较复杂和务实的角度审视问题。主流媒体在立场上对那些争议也趋于多元化,没有重现过去那种一面倒偏帮反对派和法律界精英的情况。

  正因如此,那些政治争议没有好像以前般演化为激烈和大型的政治冲突,同时也印证了,反对派利用其对“一国两制”的“另类诠释”来动员群众的能力大为减弱。过去几年的重大事件,包括围绕行政长官的普选办法、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和人大常委会对香港与内地达成的关于“一地两检”协议的决定。事实上,中央和香港爱国力量在那些争论中表现得坚定和勇猛,论述能力和质量明显有所提升,因而对不正确的诠释造成了沉重打击。

  我们也必须承认,虽然可以肯定过去几年所取得的成绩,但对“一国两制”的正确诠释在香港仍然尚未居于主导地位,不正确的诠释仍然有不少市场,因此两套对“一国两制”的诠释的斗争,仍会继续下去。基本法第23条立法和日后仍会出现的“政制改革”问题,可说是未来的战场。因此,如何加深港人对“一国两制”正确诠释的认识和认同,仍然是中央和爱国力量日后工作的重点。

  从“前瞻性”角度部署未来工作

  过去几年的“成功”经验值得好好总结。为了改善工作,我认为有几方面值得关注。

  第一,香港的爱国力量往往只是在明确了解中央的立场后才愿意积极行动,而且在积极行动后他们期望中央不会改变立场,否则他们便会陷入“险境”,并因此损失公信力。因此,中央领导的主动性和立场的坚定性非常重要。

  第二,为了夺取先机,中央、特区政府和爱国力量需要从“前瞻性”的角度来部署未来的工作。比如说,从现在开始中央和爱国力量便要为日后基本法23条立法做好政治上、法律上和心理上的铺垫。

  第三,过去几年,香港特区政府在两套对“一国两制”诠释的斗争上,参与的积极性有待提高。当然,我理解政府的各种政治顾虑,但作为香港特区的管治者,特区官员在宣扬正确的对“一国两制”的诠释上,责无旁贷。就算不能“勇不可当”,也需要努力与中央和爱国力量“并肩作战”,形成更大的“合力”。

  第四,要有计划地做好人才培训工作。在日后的战斗中,需要大量有政治论述能力的爱国人士。目前老一辈的爱国人士还战斗在第一线,但他们很快便会因为年龄而退下火线。因此,尽快培育人才,并让他们在斗争中锤炼和成长,至关重要。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